欢迎来到我的网站!

行业资讯

管理法规滞后 百亿级在线短租市场问题重重

文章出处:未知 │ 网站编辑:本站小编 │ 发表时间:2017-09-04

  持有营业执照、税务、消防、餐饮等证照的民宿寥寥无几,大部分民宿仍处于野蛮生长状态,相关法律体系亟待健全。

  互联网市场调查机构艾瑞咨询日前发布的《2017年中国在线短租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在线短租市场交易规模为87.8亿元,预计2017年将达到125.2亿元。

  作为一种新兴业态,在线短租依赖使用者的自律和平台约束,对其监管也只能参考酒店、旅馆等行业的相关法律法规。一方面是行业的迅速发展,另一方面则是监管方面的诸多空白。业内人士表示,短租行业的健康发展不仅离不开房东、房客和平台的共同努力,也亟待明晰的监管制度。

  房客体验不佳 安全成隐忧

  广州某高校的大四毕业生小童今年6月组织班级毕业聚餐,为了让聚会氛围更加轻松愉快,她在某在线短租平台上预订了一套别墅。小童告诉记者,和酒店相比民宿的价格相对便宜,在房屋类型上有更多的选择,“一晚上不到1000块”。

  但让小童感到不舒服的是,入住民宿后,她发现房间内的沙发和床单上都有黑色的污渍,洗手间内的洗脸池发霉了,厨房内的锅碗瓢盆也很脏,“当晚本来准备吃火锅,但厨具基本用不了,挺扫兴的。”小童表示,这和网站上看到的照片有天壤之别。

  除了图文不符,住宿安全难以保障也成为不少旅客的担忧。小童说,在短租平台上关于房东的认证信息只有职业背景、电子邮箱等基本内容,有的平台上基本没有房东的私人信息,“房东素质参差不齐可能带来安全上的问题”。

  媒体上频频曝出的租客人身财产安全受侵犯的案例也堪忧。8月初,一位女子在社交网络上发帖称,今年2月,其与男友预订了台湾高雄的一间民宿,入住当晚,发现民宿卫生间和卧室的烟感器里藏有针孔摄像头,随后其离开民宿并报警。而在早前,媒体也曾报道过租客财产被盗事件,“陌生人同住一屋,安全风险必然加大了。”不少租客如是表示。

  房东短租房变“垃圾堆”各类纠纷难协调

  重庆的段女士有两间房,在朋友的建议下,她从今年7月起开始做“共享民宿”,将其中一套挂在了爱比迎、小猪和途家3个平台。刚营业不久,一位女房客预定了3天的房,入住第一天后便告诉段女士她不住了,但要求全额退款。

  段女士告诉记者,一般而言入住后的租客临时改变行程需要承担一定的赔偿费用,段女士不想发生争执于是就全额退款。

  另一名房主陈女士告诉记者,不久前自己接待了一对情侣后,在整理房间时发现房间已变为“垃圾堆”,不仅地面堆满了酒瓶、泡面等垃圾,床单和被子也一片狼藉,当她尝试联系房客时对方已经关机。

  共享民宿平台朋友家APP市场总监潘女士透露,目前平台处理的纠纷类型主要为房东临时不能接待、房客不注意房间卫生等。“临时不能接待属于房东责任,一般房东会主动退款或安排其他地方住宿,如果房客不接受换房,我们会与房东协商退款;卫生属于房客责任,一般我们会与双方沟通了解情况,协商赔偿清洁费。”

  平台民宿业管理法规相对滞后

  “房客、房东、平台三者之间为合同关系,房客与房东之间是租赁合同关系,平台是中介,是合同法中的居间人。当房主与房客发生纠纷,主要依靠合同法中相关法律法规进行约束。”暨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胡鹏翔表示,房主与房客可以通过合同法进行约束,但对于平台上房屋的监管仍存在短板。

  记者调查了解到,目前广东省尚未出台统一的民宿管理办法,而同时持有营业执照、税务、消防、餐饮等证照的民宿寥寥无几,大部分民宿仍处于野蛮生长状态,相关法律体系亟待健全。

  “平台上的个人房屋若是针对不特定的短期租客,性质与旅店并无区别,应该按照旅店的监管要求进行管理,这也会使部分民宿退出市场。”胡鹏翔认为。

  以广州为例,目前针对“共享民宿”只能参照旅馆业或房屋租赁,根据其实际经营的行为是否符合行政许可范畴进行管理,若是参照旅馆业管理,目前旅馆业特种行业许可证核发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公安机关负责实施,申请时需提交工商部门核发的营业执照、公安消防部门出具的消防验收报告书、《卫生许可证》等。许多从业者均表示,办工商执照的第一步就要拿临商证明,但广州又禁止“住改商”,大部分民宿拿不到合法经营证照。

  另外,根据《广州市房屋租赁管理规定》,房屋租赁双方当事人应当自签订、变更合同之日起3日内,到房屋所在地的街道、镇出租屋管理服务中心办理房屋租赁登记备案手续,“这对于短租来说也不太现实”,不少房东表示,希望有关共享民宿的法律法规尽快出台,让自己有一个合法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