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我的网站!

品牌新闻

酒店布草洗涤工:每天工作超12小时 经手上万件

文章出处:未知 │ 网站编辑:本站小编 │ 发表时间:2017-10-09


“这包玉屏楼的,背过来,那边是汤泉的!”

“玉屏楼”、“汤泉”是黄山风景区洗涤工叶国强和同事们对玉屏楼宾馆和汤泉大酒店的简称,以便在厂房嗡嗡作响的机器声中准确地向同事传递信息。

10月3日11:00,运载着黄山前山及山脚下数十家酒店数万件换洗床单、毛巾的货车驶入位于汤口镇山岔村的黄山迅洁洗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迅洁洗涤”)。叶国强早早守在了卸货区。

“每包布草大概有70斤左右,要从车上卸下扛到指定区域。”叶国强告诉记者,布草是酒店专业用语,包括床单、被套、毛巾等跟所有跟“布”有关系的东西。迅洁洗涤主要负责黄山山上所有酒店和山下部分酒店的布草清洗工作。

叶国强今年45岁,在这工作已12个年头。在外人看来,景区工作可以享受清新的空气和天然的美景,但事实上,他每天更多面对的是分拣布草时的飞尘和机器运行时的噪音。

位于汤口镇山岔村的黄山迅洁洗涤有限公司。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胡芮默 图

不得不“大嗓门”

起初,这里超过12小时的工作强度,让他一度有些不适应。“早上天不亮就要起床,作息时间不习惯,刚开始吃不消。”他坦言,心里曾多次打退堂鼓。

叶国强个子不高,但嗓门不小。即便隔着好几个人,也能较清楚地听到他跟其他人交谈的声音。“因为设备运行的噪音将近70分贝,这让我不得不提高嗓门讲话,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据黄山风景区管委会统计,10月2日,黄山风景区客流量比“十一”黄金周(以下简称“黄金周”)首日明显增长,截至下午3时共接待游客32347人,山上酒店房间入住率超九成。而这也意味着叶国强和同事们的工作量比平日更大。

“锅炉房烧气,为厂房里机器供应蒸汽。” 走进锅炉房,叶国强的同事对记者说,“(叶国强)昨天4:30就起床了,他是锅炉房的责任人,要在上班前,确认锅炉已开始运行。”

洗涤工们的午饭时间是从10点-11点,简单的两菜一汤,没有专职厨师,由同事轮流做饭

高峰时每人每天经手近3000件布草

每年黄金周和春节长假,从山下运来的布草都会在5点半左右到达厂房,而厂房内所有布草都必须当天清洗并打包送走。客流达到最高峰时,叶国强和他的27个同事一天就需要完成约24000件布草的清洗,每人每天经手近3000件。

打包袋整齐地摆放在厂房一角

每天,叶国强都会收到每个酒店需要换洗布草的数据。他告诉记者,每年同一季节,酒店产生的换洗布草数量相差不多,“要是某段时间某个酒店,换洗数量突然大幅减少,我们就会去问问原因。不过,这样的情况还没有遇到。”

叶国强在核对布草数据

洗一个房间的布草,迅洁洗涤的价格在10元左右。但在叶国强看来,他们所对接的这些酒店不会为了这点小钱而“偷懒”。“有监管部门会定期上山抽查,不换床单的概率应该不大。”

浴巾、地巾分开洗

700㎡的厂房被分为两部分,东北边是分拣、卸货和烘干区,西南边则是洗涤、熨烫、打包区。卸货区,摆着数十个分拣框。在卸货的同时,分拣工作也同时开始。

染有污渍的床单被分拣出来放到另一个框中

洗涤工拉开装满换洗布草的布袋,左右手同时开工,将床单、枕套、被套、毛巾以及染有泥点、油污的布草快速分拣到不同框里。短短几分钟,一袋换洗布草就已分拣完成。

染有泥点、油污等污渍的布草,是洗涤工们的重点处理对象。“看到就挑出来,用专门去污渍的洗涤剂手洗去污后,再进行机洗。”叶国强介绍,为了确保游客使用的安全性,这里使用的洗涤剂都是无磷配方,机器也会每日消毒。

厂房的洗衣区域

“特别是浴巾和地巾,在分拣时就会分开。”

“分开洗涤吗?”

“是的,地巾是每天最后一轮清洗,洗完就用专用消毒剂清洗机器内部并消毒,保持机器清洁。”

除了分拣不同种类的布料外,叶国强和同事还经常会接到酒店电话,要求帮游客找衣服。“分拣出遥控器、衣服是常事,衣服大多都是游客拉下的。”叶国强回忆说,“2007年,还找过钱。游客把1000元放在枕套下,服务员收拾也没注意。”对于他来说,洗涤工作的成就感不仅来自于帮游客找回失物,让每一位到黄山的游客都享受到干净、整洁的布草,也是他坚持的原因之一。

熨烫机前的“流水作业”

烘干后的浴巾,整齐地摆放在烘干机前

走进熨烫区,空气中夹杂着棉布制品被高温加热后散发出的一种味道。洗涤工们四人一组“流水线”作业,将已被烘干至七成的床单、被套放入熨烫机。“最近天气还行,夏天这厂房有40多度,像蒸桑拿。”

厂房楼梯旁,有一台缝纫机,这是洗涤工们用来修补爆边布草时用的

“一人多岗”这是公司迅洁洗涤对所有洗涤工的要求,叶国强也不例外。“卸货、解包、分拣、翻边、洗涤、烘干、平烫、折叠、装包、打包、上货。”说起洗涤厂的各环节分工,叶国强如数家珍,“每个环节都不容易,搬货、打包靠体力,分拣、翻边靠耐心,平烫、折叠靠技术。” 在来迅洁洗涤前,叶国强当过司机,有着娴熟的驾驶技术,因此,在人手紧张时,他还要承担一部分运送布草的任务。

叶国强跟同事一起将打包好的布草放上车

由于厂房是由罐头厂改造,工作区布局受了限制。“分拣完后要把布草推到另一个区域洗涤,然后再推回来烘干,这增加了我们工作量。”对此,叶国强告诉记者,不久这里就可能会重新改造升级,“到时候就会省力很多。”